专委会领导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行业新闻
走进“中国书房”展,溯源千年文化脊梁
信息来源:全联民间文物艺术品商会艺术红木家具专业委员会信息中心 更新时间:2022-09-09 收藏此页

在秋高气爽的好天气里,“照见天地心——中国书房的意与象”展览在8月30日,于故宫博物院午门展厅正式开展。

640 (2).jpg

“照见天地心——中国书房的意与象”展览内景

此次展览以中国书房的意涵与物象为主题,旨在探讨和阐释中国书房的文化内核以及如何赋予“书房”这一意象以时代精神的问题。

展品涵盖书画、器物、家具等类别,包括郭熙、文天祥、米芾、米友仁、倪瓒、杨维桢、沈周、文征明、唐寅、徐渭等名家名作,展品时间跨度从西周至明清,系统性地呈现了传承中的中国书房。

640 (3).jpg

“照见天地心——中国书房的意与象”展览部分展品

是时候让“中国书房”回归了!

书房,是中华文化重要的符号象征。自古以来,拥有一间干净雅致、藏书丰富的书房,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事情。

然而,据易观联合当当网发布《2021 中国书房与阅读现状洞察》显示,中国72.8%的家庭没有书房,一线城市近九成家庭没有书房,绝大多数家庭还没有实现“书房自由”。

微信截图_20220903151525.png

特别在碎片化的阅读“大行其道”的当下,人们对书房的功能也有着不一样的需求。除了阅读外,大家常常书房工作、独处,所以对空间的要求并不高。

但在崇尚文学涵养的古代,书房是文人的“安身立命”之所,在这个小天地里,可读书、可吟诗、可作画、可弹琴、可对弈……可见,书房应该是一个兼具实用性与艺术性一体的空间。

苏轼说:“腹有诗书气自华。”现在,是时候让“中国书房”回归了。

再现传承中的“中国书房”

自古及今,名仕书房不胜枚举,不妨来探究它们到底美在何处。

唐代诗人刘禹锡的“陋室”曾是无数文人的向往。既是“陋室”,便不求气派奢华,而讲究自然朴实。通过注重疏朗有致的空间格局,以展现清新淡雅、随遇而安的审美情趣。

2V0A2051.JPG

古森红木-精品画案

逸境休闲桌.jpg

明堂红木-逸境休闲桌

万事红明式书房.jpg

万事红-明式书房

还有一种书房,与简朴的“陋室”不同,对书房里的陈设极为讲究。里面的家具一定是紫檀或黄花梨,还要添置上各类文房雅物、金石碑版,构成别具特色的书房。此外,要注意摆放得错落有致、层次分明,达成“妙”“精”“雅”的空间美学。

201一帆风顺班台.jpg

巧夺天工红木-一帆风顺书房

1_Q5A7278jd--.jpg

国寿红木-玉如意书房

新财运办公台.jpg

雅宋红木-新财运办公台

在“中国书房的意与象”展览中,还特意展示了紫禁城中的一处特殊书房——“香雪”。有别于前述的两种“民间书房”,“宫廷书房”有两个重要的功能,一是收藏重要的文物字画,另一个是谈论国事。所以,它更多的是表现“崇高之美”,对家具的选择,也是以秾丽繁华的造型为上,传达“居庙堂之高”的高贵境界。

前言 (3).JPG

中信红木-前言

卓木王——兰亭书房.png

卓木王-兰亭书房

喜迎红 清式办公桌.jpg

喜迎红-清式办公桌

“中国书房”发展至今,经历了漫长的岁月,不同时期不同人物的书房,也代表了不同的中式生活美学。

如今的书房除了承担养性明志、读书学习、精神传承等功能外,还要与时代相结合,与现代人们生活审美相适应,更好地发展属于当代的“中国书房”。(林子琪/文)

有闲书吧内景1.jpg

红古轩-有闲书吧

闲适红木《印象书桌》.jpg

闲适红木-印象书桌

首页>行业新闻
走进“中国书房”展,溯源千年文化脊梁
信息来源:全联民间文物艺术品商会艺术红木家具专业委员会信息中心 更新时间:2022-09-09 收藏此页

在秋高气爽的好天气里,“照见天地心——中国书房的意与象”展览在8月30日,于故宫博物院午门展厅正式开展。

640 (2).jpg

“照见天地心——中国书房的意与象”展览内景

此次展览以中国书房的意涵与物象为主题,旨在探讨和阐释中国书房的文化内核以及如何赋予“书房”这一意象以时代精神的问题。

展品涵盖书画、器物、家具等类别,包括郭熙、文天祥、米芾、米友仁、倪瓒、杨维桢、沈周、文征明、唐寅、徐渭等名家名作,展品时间跨度从西周至明清,系统性地呈现了传承中的中国书房。

640 (3).jpg

“照见天地心——中国书房的意与象”展览部分展品

是时候让“中国书房”回归了!

书房,是中华文化重要的符号象征。自古以来,拥有一间干净雅致、藏书丰富的书房,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事情。

然而,据易观联合当当网发布《2021 中国书房与阅读现状洞察》显示,中国72.8%的家庭没有书房,一线城市近九成家庭没有书房,绝大多数家庭还没有实现“书房自由”。

微信截图_20220903151525.png

特别在碎片化的阅读“大行其道”的当下,人们对书房的功能也有着不一样的需求。除了阅读外,大家常常书房工作、独处,所以对空间的要求并不高。

但在崇尚文学涵养的古代,书房是文人的“安身立命”之所,在这个小天地里,可读书、可吟诗、可作画、可弹琴、可对弈……可见,书房应该是一个兼具实用性与艺术性一体的空间。

苏轼说:“腹有诗书气自华。”现在,是时候让“中国书房”回归了。

再现传承中的“中国书房”

自古及今,名仕书房不胜枚举,不妨来探究它们到底美在何处。

唐代诗人刘禹锡的“陋室”曾是无数文人的向往。既是“陋室”,便不求气派奢华,而讲究自然朴实。通过注重疏朗有致的空间格局,以展现清新淡雅、随遇而安的审美情趣。

2V0A2051.JPG

古森红木-精品画案

逸境休闲桌.jpg

明堂红木-逸境休闲桌

万事红明式书房.jpg

万事红-明式书房

还有一种书房,与简朴的“陋室”不同,对书房里的陈设极为讲究。里面的家具一定是紫檀或黄花梨,还要添置上各类文房雅物、金石碑版,构成别具特色的书房。此外,要注意摆放得错落有致、层次分明,达成“妙”“精”“雅”的空间美学。

201一帆风顺班台.jpg

巧夺天工红木-一帆风顺书房

1_Q5A7278jd--.jpg

国寿红木-玉如意书房

新财运办公台.jpg

雅宋红木-新财运办公台

在“中国书房的意与象”展览中,还特意展示了紫禁城中的一处特殊书房——“香雪”。有别于前述的两种“民间书房”,“宫廷书房”有两个重要的功能,一是收藏重要的文物字画,另一个是谈论国事。所以,它更多的是表现“崇高之美”,对家具的选择,也是以秾丽繁华的造型为上,传达“居庙堂之高”的高贵境界。

前言 (3).JPG

中信红木-前言

卓木王——兰亭书房.png

卓木王-兰亭书房

喜迎红 清式办公桌.jpg

喜迎红-清式办公桌

“中国书房”发展至今,经历了漫长的岁月,不同时期不同人物的书房,也代表了不同的中式生活美学。

如今的书房除了承担养性明志、读书学习、精神传承等功能外,还要与时代相结合,与现代人们生活审美相适应,更好地发展属于当代的“中国书房”。(林子琪/文)

有闲书吧内景1.jpg

红古轩-有闲书吧

闲适红木《印象书桌》.jpg

闲适红木-印象书桌